液体钙软胶囊(200粒)

钙+维生素D,促进钙吸收

适宜人群:需要补充钙的成人

积分值:216 分积分怎么用

建议零售价:
216 RMB

三高交流群

812

有你不得不懂的心脑血管相关知识,不得不学的降压降脂降糖妙招

当前话题

晚上血压比早上高,是正常的吗?

去加群

均衡饮食测评

6924

什么饮食最好?营养均衡最好。 快来测一测您的饮食是否均衡吧。

产品参数:

  • 保健功能:补充钙
  • 适宜人群:需要补充钙的成人
  • 不适宜人群:孕中、晚期妇女及乳母
  • 主要原料:碳酸钙、维生素D、大豆油、明胶、甘油、纯化水、二氧化钛
  • 具体规格: 200g(1000mg/粒×200粒)
  • 食用方法及食用量:每日2次,每次1粒,口服
  • 批准文号:国食健字G20100800

营养Q&A
营养知识

概述:

是一种人体必需的矿物质,不仅是构成机体骨骼、牙齿的主要成分,也是维持机体凝血、神经信号传导、肌肉收缩等正常生理功能所不可或缺的常量元素。

推荐摄入量:

成人:800 mg/d(毫克/天);(RNI:推荐摄入量)
(参考《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2013版)》)

增加骨盐含量和骨质密度,促进骨骼健康

研究范围:儿童、孕妇、中老年人

文献使用剂量:768~1200mg/d(毫克/天)

国内外研究结果:

在人的一生中,儿童青少年时期、妊娠期和中老年时期骨质变化较大,也较容易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需要重点关注这三类人群的骨骼健康状况。
一、儿童青少年
处于生长发育期的儿童青少年,机体为满足快速的新陈代谢需求,对钙的需求量显著上升。为了解儿童青少年补钙对他们体内骨质含量和骨密度的正常增长的影响,澳大利亚研究人员综述了国际上19项人体随机对照实验(RCT),结果显示:儿童青少年在基础膳食平均钙摄入量为745mg/d的条件下,如果每天平均补充钙768mg,能够显著促进全身和桡骨的骨密度增加[1] 。
由于不同国家的人群体质差异比较大,那对于国内的儿童青少年来说,补钙对骨质含量和骨密度又有怎样的影响呢?中山大学的研究团队对青春前期女童进行为期两年的补钙干预实验,结果显示,每天补钙(1000mg)有助于她们的骨密度和骨质含量的增长。换言之,对于国内的儿童青少年,增加钙的摄入量可能有助于他们骨质含量和骨密度的增长[2]。
二、妊娠期
由于妊娠妇女血容量增加,加之胎儿从母体摄取大量的钙以供生长发育的需要,使妊娠妇女对钙的需要量显著增加。当妊娠妇女钙轻度或短暂性不足时,母体血清钙浓度降低,继而甲状旁腺激素的合成和分泌增加,加速母体骨骼和牙齿中钙盐溶出,满足胎儿对钙的需要[3]。
当缺钙严重或长期缺钙时,母亲可发生小腿抽筋或手足抽搐,严重时导致骨质软化症,胎儿也可发生先天性佝偻病。因此,孕妇应增加含钙丰富的食物,膳食中钙摄入不足时亦可适当补充一些钙制剂[3]。
美国科学家开展的一项随机交叉试验显示:孕晚期补钙(1200mg/d)有助于减少妊娠末三个月孕妇的骨转化,也就是说补钙有助于妊娠期妇女的骨骼健康[4]。
三、中老年期
随着社会经济和医学保健事业的发展,人类寿命将逐渐延长,老年人口比例不断增加。老年人的钙吸收率降低,一般低于20%,对钙的利用和储存能力低,容易发生钙摄入不足或缺乏引发骨骼健康问题[3]。
在澳大利亚研究人员开展了一项meta分析(对具备特定条件的、同课题的诸多研究结果进行综合分析的一类统计方法),综合分析了29项相关的研究,探究钙对50岁以上中老年人骨密度及骨折影响, 结果显示补钙(800~1200mg/d)可使各种骨折的风险降低,同时降低髋骨和腰椎的骨质流失,并且钙和维生素D(VD)同时补充的效果优于单独补钙效果[5]。

参考文献:

  • [1]Winzenberg T, Shaw K, Fryer J, et al. Effects of calcium supplementation on bone density in healthy children: meta-analysis of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BMJ 2006;333:775-781。
  • [2]柳桢, 李星, 肖新才, 等. 钙摄入量对青春前期女童骨量增长的影响—两年随机干预实验. 营养学报 2009;31:241-5.
  • [3]营养与食品卫生学第6版,人民卫生出版社。
  • [4]Janakiraman V, Ettinger A, Mercado-Garcia A, et al. Calcium supplements and bone resorption in pregnancy: a randomized crossover trial. Am J Prev Med 2003;24:260-4.
  • [5]Tang BM, Eslick GD, Nowson C, et al. Use of calcium or calcium in combination with vitamin D supplementation to prevent fractures and bone loss in people aged 50 years and older: a meta-analysis. Lancet 2007;370:657-66.

降低骨质疏松发生的风险,改善骨质疏松问题

研究范围:骨质疏松

文献使用剂量:600~3000mg/d(毫克/天)

国内外研究结果:

骨质疏松是由于膳食钙摄入不足等原因引起的骨密度降低,进而导致机体出现骨痛甚至脆性骨折等一系列问题[1]。绝经后妇女和中老年人由于其特殊的生理状态,常常是骨质疏松的高发人群。
绝经后女性易发生骨质疏松,因为绝经后的女性体内的雌激素浓度降低,而导致骨丢失加速。美国科学家给予绝经后妇女持续4年每天口服钙剂,试验结果表明,钙剂能够减少绝经后妇女由于年龄增长而引起的骨质丢失[2]。此外,韩国[3]和北爱尔兰[4]的两项人群干预试验研究也同样证实了绝经期后妇女补钙能够促进骨骼合成和减少骨丢失,从而减少骨质疏松的发生几率。
由于维生素D能够促进钙的吸收和利用,希腊科学家对钙(1200mg/d)与VD(300IU/d单位/天)联合补充和单独补钙(1200mg/d)效果进行了对比,结果显示,同时补充钙和维生素D能够增强绝经后女性的骨盆、脊柱和总骨质密度[5],并且联合补充钙和维生素D对绝经后妇女骨骼健康的促进效果要显著强于单独补钙的效果。
随着年龄的增长,中老年机体对钙的吸收减弱,骨质大量丢失,也极易发生骨质疏松等骨骼方面问题[6],因此在中老年阶段,减少骨质疏松的发生风险至关重要。英国科学家给尚未患骨质疏松的老年女性志愿者,连续两年联合补充钙(1000mg/d)和维生素D(400IU/d),发现志愿者骨密度在补钙后大大提高[7]。
骨质疏松最为常见的后果是发生脆性骨折,为了解补钙与老年人骨折风险的关系,澳大利亚的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随机对照双盲试验,连续5年给予老年人补充钙剂(1200mg/d)和维生素D(1000IU/d),试验结果显示:与同龄段未补钙人群相比,联合补钙和维生素D后老年人的骨折发生率明显减少[8]。
补钙可以减少老年人骨质疏松和骨折的发生风险,那么对于发生过骨健康问题老年人,补钙对他们的骨骼健康又有何影响呢?丹麦科学家选取了发生过臀部和上肢骨折的志愿者,给他们口服安慰剂或钙(3000mg/d)和维生素D(1400IU/d),试验结果显示:长期补充钙和维生素D减少了发生过骨折老人的骨质流失;增加了他们的骨密度;换言之,补钙对发生过骨折的老年人的骨骼健康同样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9]。

参考文献:

  • [1]叶山东,原发性骨质疏松症的流行病学. 安徽医学,2009,30(11):1261-1262.
  • [2]Riggs BL, O'Fallon WM, Muhs J, O'Connor MK,et al., Long-term effects of calcium supplementation on serum parathyroid hormone level, bone turnover, and bone lossin elderly women. J Bone Miner Res. 1998,13(2):168-74.
  • [3]Choi JS, Park MY, Kim JD,et al., Safety  and  efficacy  of  polycalcium  for  improving  biomarkers  of  bone  metabolism: a 4-week open-label  clinical study.  J Med Food. 2013,16(3):263-7.
  • [4]Slevin MM, Allsopp PJ, Magee PJ,et al., Supplementation with calcium and short-chain fructo-oligosaccharides affects markers of bone turnover but not bone mineral density in postmenopausal women. J Nutr. 2014,144(3):297-304.
  • [5]Moschonis G1, Manios Y, Skeletal site-dependent response of bone mineral density and quantitative ultrasound parameters following a 12-month dietary intervention using dairy products fortified with calcium and vitamin D: the Postmenopausal Health Study. Br J Nutr. 2006,96(6):1140-8.
  • [6]Heaney RP, Gallagher JC, Johnston CC,et al., Calcium nutrition and bone health in the elderly. Am J Clin Nutr. 1982,36(5):986-1013.
  • [7]Bolton-Smith C, McMurdo ME, Paterson CR, Two-year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vitamin K1 (phylloquinone) and vitamin D3 plus calcium on the bonehealth of older women. J Bone Miner Res. 2007 Apr;22(4):509-19.
  • [8]Zhu K, Devine A, Dick IM, Effects  of  calcium and vitamin D supplementation on hip bone mineral density and calcium-related analytes inelderly ambulatory Australian women: a five-year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 Clin Endocrinol Metab. 2008 ,93(3):743-9.
  • [9]Hitz MF, Jensen JE, Eskildsen PC.et al., Bone mineral density and bone markers in patients with a recent low-energy fracture: effect of 1 y of treatment with calcium and vitamin D. Am J Clin Nutr. 2007,86(1):251-9.

缓解经前综合征(premenstrual syndrome,PMS)

研究范围:经前综合征

文献使用剂量:1000~1238mg/d(毫克/天)

国内外研究结果:

经前综合征(PMS)是女性月经前的一种综合征,常见的临床表现为腹胀、乳房疼痛、焦虑、情绪波动、疲劳以及易激惹等。流行病统计调查数据显示有80%-90%的女性都有月经经前不适的经历,其中有3%-8%的女性有严重的经前期综合征,女性月经前的各种不适已经影响到了她们的正常生活[1]。
早在1989年,美国科学家Thys-Jacobs 教授为了探究补钙与PMS问题改善之间的关系,开展了一项针对PMS志愿者为期三个月的随机交叉人群试验,试验发现补钙(1000mg/d)后可显著改善PMS的腹胀、恶心、反胃等问题[2]。由于当时条件的限制,试验选取的样本量较少,该试验结果的可信度受到质疑。
在时隔十年后,Thys-Jacobs 教授的研究团队再次针对钙与改善PMS的关系开展了一项大样本量的人群试验,研究再次证明钙剂的补充(1200 mg/d)能够显著改善PMS的经前不适[3]。2009年,德国的学者开展的一项双盲临床试验,同样证实了补充钙剂(1000mg/d)能够很好的缓解由于PMS引起的女性经前期易疲劳、情绪波动、失落等不适症状[4]。
综上所述,补钙对PMS的效果已经得到验证。但是补钙能否对PMS防患于未然,降低女性PMS发生的风险呢?为了探究这一问题,美国科学家针对尚未发生PMS的健康女性,开展了一项为期10年的大样本病例对照研究,研究结果显示补充钙剂(1238 mg/d)能够降低女性发生PMS的风险。科学家分析,钙可能会影响内源性雌激素水平,进而影响PMS的发生与发展[5]。

参考文献:

  • [1]Grady-Weliky TA. Premenstrual dysphoric disorder. N Engl J Med 2003;348(5):433–438.
  • [2]Thys-Jacobs S1, Ceccarelli S, Bierman A, Calcium supplementation in premenstrual syndrome: a randomized crossover trial. J Gen Intern Med. 1989,4(3):183-9.
  • [3]Thys-Jacobs S1, Starkey P, Bernstein D, et al., Calcium carbonate and the premenstrual syndrome: effects on premenstrual and menstrual symptoms.Premenstrual Syndrome Study Group. Am J Obstet Gynecol. 1998,179(2):444-52.
  • [4]Ghanbari Z, Haghollahi F, Shariat M, Effects of calcium supplement therapy in women with premenstrual syndrome. Taiwan J Obstet Gynecol. 2009,48(2):124-9.
  • [5]Bertone-Johnson ER1, Hankinson SE, Bendich A, Calcium and vitamin D intake and risk of incident premenstrual syndrome. Arch Intern Med. 2005,165(11):1246-52.

增强免疫力

研究范围:免疫力低下

国内外研究结果:

德国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探究钙与免疫功能的实验,其中细胞实验显示,活化的磷酸钙能够诱导细胞内抗炎因子(白介素-6、白介素-1β)的释放,从而促进细胞内固有免疫系统的免疫功能;而动物实验发现,磷酸钙能够促进大鼠体内白介素-8的释放,从而增强小鼠免疫力[1]。
英国、西班牙和美国科学家联合开展了一项细胞实验,研究发现在2型糖尿病志愿者免疫细胞内,钙浓度与免疫细胞功能密切相关[2],钙在细胞实验中显示出增强免疫系统功能的作用。
既然钙与免疫功能密切相关,那对于体内钙含量不足的人群,他们的免疫功能会不会因此受到影响呢?美国科学家对此进行了研究,研究人员选用了钙内流不足者作为研究对象,探究钙与免疫系统的关系,结果发现细胞内钙含量不足时免疫功能明显下降,其原因可能是低钙使得免疫细胞(T细胞和B细胞)在胸腺和骨髓发育过程中出现了异常所致 [3]。

参考文献:

  • [1]Kozlova D, Sokolova V, Zhong M, Calcium phosphate nanoparticles show an effective activation of the innate immune response in vitro and in vivoafter functionalization with flagellin. Virol Sin. 2014 Feb;29(1):33-9.[2]Kappala SS, Espino J, Pariente JA, et al. FMLP-, thapsigargin-, and H₂O₂-evoked changes in intracellular free calcium concentration in lymphocytes and neutrophils of type 2 diabetic patients. Mol Cell Biochem. 2014 Feb;387(1-2):251-60.
  • [2]Feske S. Immunodeficiency due to defects in store-operated calcium entry. Ann N Y Acad Sci. 2011 Nov;1238:74-90. 
  • 备注:
    奶制品是钙的良好的膳食来源,但对于乳糖不耐受的人群来说,由于不能耐受奶制品中的乳糖,这部分人群不能从奶制品中获取足量的钙。尤其是对于乳糖不耐受的儿童,为促进骨骼形成和身体生长发育,他们尤其需要额外补充钙剂[1]。
    在英国科学家开展的一项横断面调查,研究了189名乳糖不耐受者的日常饮食中钙的摄入量水平,结果显示:对于乳糖不耐受人群,仅从食物中获取的钙难以达到适宜摄入量(Adequate Intake ,AI)的要求,可能需要额外补充钙剂[2]。因此,为了满足乳糖不耐受人群机体日常必需的钙需要量,钙补充剂是奶制品的良好替代品[3]。
  • [1]Heyman MB; Lactose intolerance in infants,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Pediatrics. 2006, 118(3):1279-86
  • [2]Lovelace HY, Barr SI. Diagnosis, symptoms, and calcium intakes of individuals with self-reported lactose intolerance. J Am Coll Nutr. 2005,24(1):51-7.
  • [3]Swagerty DL Jr1, Walling AD, Klein RM. Lactose intolerance. Am Fam Physician. 2002 ,65(9):1845-50.




营养知识
维生素D

概述:

维生素D又名抗佝偻病维生素,是一种具有促进骨密度、缓解肌肉酸痛、促进儿童体格发育、以及缓解更年期问题等多种生物学功能的脂溶性维生素。

推荐摄入量:

成人:10μg/d(微克/天);(RNI:推荐摄入量)
(参考《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2013版)》)
与钙协同改善骨质疏松

研究范围:骨质疏松、骨折

文献使用剂量:800~1400IU/d(单位/天,0.025ug微克=1IU单位)

国内外研究结果:

维生素D缺乏是导致骨折的一项重要的危险因素,泰国研究人员开展的一项横断面现况研究显示,在养老院的老年妇女人群中,有超过1/3的老年女性存在维生素D缺乏,而几乎所有的老年妇女都患有骨质缺乏或骨质疏松症[1]。
比利时科学家进行的一项meta分析(对具备特定条件的、同课题的诸多研究结果进行综合分析)中,综合分析了4项关于补充维生素D与骨折风险的随机对照人群试验,结果显示:维生素D要与钙联合应用才有降低骨折发病率效应,单独补充维生素D无明显效果[2]。
同样丹麦进行了一项双盲对照试验,给发生过骨折的老年志愿者持续一年联合补充维生素D(1400IU/d)和钙剂(3000mg/d(毫克/天)),结果显示:维生素D和钙剂联合使用能够增加骨密度、减少骨丢失、减少骨折发生的风险[3]。
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骨质疏松防治研究中心朱汉明教授指出:钙和维生素D联合补充,可以提高峰值骨量、减少骨的丢失、降低骨折发生率和降低跌倒风险改善骨质疏松问题 [4]。
为了研究对继发性骨质疏松(肾移植手术后骨质疏松)的影响,荷兰奈梅亨大学医学中心进行了一项随机对照试验,给肾移植后的志愿者连续6个月补充维生素D(10IU/d)和钙剂(1000mg/d),结果发现:维生素D和钙剂联合使用能够减少肾移植志愿者术后头六个月腰椎和邻近股骨的骨丢失,促进这类人群的骨骼健康[5]。

参考文献:

  • [1] Anuk Kruavit, La-or Chailurkit, Ammarin Thakkinstian Prevalence of Vitamin D insufficiency and lowbone mineral density in elderly Thai nursinghome residents.BMC Geriatr. 2012 ,12:49.
  • [2] Boonen S, Lips P, Bouillon R, et al. Need for additional calcium to reduce the risk of hip fracture with vitamin D supplementation:Evidence from a comparative mete-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J]. J Clin Endocrinol Metab, 2007, 92: 1415-1423。
  • [3] Hitz MF, Jensen JE, Eskildsen PC. Bone mineral density and bone markers in patients with a recent low-energy fracture: effect of 1 y of treatment with calcium and vitamin D. Am J Clin Nutr. 2007,86(1):251-9.
  • [4] 朱汉民,钙、维生素D和骨质疏松症防治。药品评价,2012,9(7)21-25
  • [5] De Sévaux RG, Hoitsma AJ, Corstens FH, et al.,Treatment with vitamin D and calcium reduces bone loss after renal transplantation: a randomized study. J Am Soc Nephrol. 2002,13(6):1608-14.

缓解因缺乏维生素D而导致的肌肉疼痛,促进运动所致肌肉损伤的修复

研究范围:肌肉酸痛、肌肉损伤

文献使用剂量:2000~4000IU/d(单位/天,0.025ug微克=1IU单位)

国内外研究结果:

美国科学家的一项横断面研究显示,持续肌肉疼痛的人群,普遍存在维生素D严重缺乏的情况,这提示维生素D的缺乏可能与肌肉疼痛密切相关[1]。此外,来自英国和沙特阿拉伯科学家的研究,也同样发现维生素D缺乏与肌肉疼痛存在紧密联系[2、3]。
   运动后的肌肉酸痛的问题困扰着热爱运动的人们,在缓解这一问题上维生素D或许是个好帮手。美国研究人员开展的一项人群干预试验发现,在锻炼之前机体维生素D的水平能够影响高强度运动所致的肌肉酸痛的恢复[4]。同样,来自美国骨科专科医院的研究发现,补充维生素D(4000IU/d)能够缓解高强度锻炼后骨骼肌的酸痛,促进肌肉力量的恢复[5]。
英国研究人员对芭蕾舞演员进行了随机对照试验,连续4个月补充维生素D(2000IU/d),结果表明:维生素D能够提高肌肉功能,减少肌肉损伤的发生,补充维生素D能够显著改善肌肉功能、减少损伤的发生[6]。
为了探究维生素D对肌肉酸痛缓解作用的机理,德国科学家开展了一项动物实验,给肌肉损伤模型的大鼠灌胃维生素D(8.3mg/kg,42天),并在损伤后不同时间点对肌肉强度的评估,结果显示:维生素D能够通过促进骨骼肌细胞的增殖减少肌细胞的凋亡,促进受损肌肉的再生[7]。

参考文献:

  • [1] Plotnikoff GA1, Quigley JM. Prevalence of severe hypovitaminosis D in patients with persistent, nonspecific musculoskeletal pain.Mayo Clin Proc. 2003 ,78(12):1463-70.
  • [2]Macfarlane GJ, Palmer B, Roy D,et al.,An excess of widesprea d pain among South Asians: are lowlevels of vitamin D implicated ? Ann Rheum Dis. 2005,64(8):1217-9.
  • [3] Al Faraj S, Al Mutairi K.Vitamin D Deficiency and Chronic Low Back Pain inSaudi Arabia.Spine (Phila Pa 1976). 2003,28(2):177-9.
  • [4] Barker T, Henriksen VT, Martins TB, et al., Higher Serum 25-Hydroxyvitamin D Concentrations Associate with a Faster Recovery of Skeletal Muscle Strength after Muscular Injury. Nutrients. 2013,17;5(4):1253-75.
  • [5] StratosI, LiZ, HerlynP,etal., Supplemental vitamin D enhances the recovery in  peak isometric force shortly after intense exercise.Nutrition and metabolism,2013,10,69.
  • [6] Wyon MA, Koutedakis Y, Wolman R.,et al.,The   influence   of   winter  vitamin   D  supplementation  on  musclefunction  and   injury   occurrence  in   elite  ballet   dancers:A  controlled   study.J Sci Med Sport. 2014 ,17(1):8-12.
  • [7] StratosI, LiZ, HerlynP, etal., Vitamin D increases cellular turnover and functionally restores the skeletal muscle after crush injury in rats.Am J Pathol. 2013 ,182(3):895-904.

缓解更年期情绪抑郁

研究范围:更年期情绪抑郁

国内外研究结果:

更年期女性由于体内雌激素的下降,情绪波动大容易产生抑郁问题。美国杜克大学研究人员综合分析了42项维生素D与女性更年期不适相关的研究报道,结果发现:发现维生素D可能对更年期女性的抑郁问题有改善作用[1]。
同样来自美国的科学家,开展了一项探究维生素D摄入量与抑郁关系的横断面前瞻性研究,结果显示摄取高剂量的维生素D(大于800IU/d)的女性产生抑郁症问题的风险明显降低,而摄入低剂量维生素D量(小于100IU/d)的女性在发生抑郁的风险较高。提示增加维生素D的摄入能够降低更年期抑郁症的发生风险[2]。

参考文献:

  • [1]Barnard K1, Colón-Emeric C.Extraskeletal effects of vitamin D in older adults: cardiovascular disease, mortality, mood, and cognition. Am J Geriatr Pharmacother. 2010,8(1):4-33.review
  • [2]Bertone-Johnson ER, Powers SI, Spangler L, Vitamin D intake from foods and supplements and depressive symptoms in a diverse population of older women. Am J Clin Nutr. 2011 ,94(4):1104-12.

促进生长发育

研究范围:婴儿、儿童、孕妇(母婴)

文献使用剂量:400~4000IU/d(单位/天,0.025ug微克=1IU单位)

国内外研究结果:

孕妇是容易缺乏维生素D的群体,孕妇体内维生素D水平会影响胎儿体内的维生素D和钙的水平,如果孕妇缺乏维生素D,由此也会导致新生儿维生素D的缺乏,进而影响胎儿的正常发育[1]。
近几年,美国 [2] 、伊朗 [3] 的研究人员招募孕中晚期孕妇,相继开展两项维生素D的干预对照试验,结果表明:给孕晚期妇女补充足量的维生素D,能保证胎儿的维生素D充足,从而保证胎儿的正常发育,并且对于母体也是安全的。
科学家针对亚洲孕妇开展了一项人群干预试验,将志愿者随机分成安慰剂组和维生素D组(1000IU/d),结果表明,与安慰剂组比较,补充维生素D能减少孕妇所产新生儿的体重和体内钙水平的异常[1]。
研究了不同剂量的维生素D对婴幼儿生长发育的影响,加拿大研究人员对健康母乳喂养婴儿进行了干预实验,给婴儿连续11个月补充不同剂量(400~1600IU/d)维生素D,结果显示,维生素D能够促进婴儿的骨矿物质的含量的增长[4]。
美国科学家对儿童维生素D缺乏的研究进行总结,报道指出:儿童维生素D的缺乏可能引起佝偻病和低钙血症,进而引起癫痫和抽搐的发生等,儿童缺乏维生素D会严重影响其生长发育[5]。
为探究维生素D干预为儿童生长发育的影响,中国疾控开展了一项人群干预试验,发现长期补充强化钙和维生素D的牛奶,能够促进我国女童的块状骨和长骨的增长,从而促进体格发育[6]。

参考文献:

  • [1] Brooke OG, Brown IR, Bone CD, et al.,Vitamin D supplements in pregnant Asian women_  effects on calcium status and fetal growth Br Med J. 1980,280(6216):751-4.
  • [2]Hollis BW, Johnson D, Hulsey TC,et al., Vitamin D Supplem entation During Pregnancy :
    Double-Blind , Randomized Clinic al Trial of Safetyand Effectiv eness.J Bone Miner Res. 2011 ,26(10):2341-57
  • [3] Shakiba M, Iranmanesh MR. Vitamin D requirement in pregnancy to prevent   deficiency in neonates_ a randomised trial .Singapore Med J. 2013,54(5):285-8.
  • [4] Gallo S, Comeau K, Vanstone C, et al., Effect of different dosages of oral vitamin D supplementation on vitamin D status in healthy, breastfed infants: a randomized trial. JAMA. 2013 ,309(17):1785-92.
  • [5]Lee JY, So TY, Thackray J.A Review on Vitamin D Deficiency Treatment in Pediatric Patients.J Pediatr Pharmacol Ther. 2013,18(4):277-291(review).
  • [6]张倩,胡小琪,马冠生等,强化钙与维生素D牛奶对1 O~1 2岁女童体格发育的影响.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03,37(1):12-15.

营养搭配
血压偏高者:鱼油(EPA、DHA)+大豆磷脂+钙+镁

主要作用:

辅助降低胆固醇和甘油三脂;
保持动脉弹性;
具有协助解除血管痉挛、收缩的作用;
有助于舒缓精神紧张、工作压力大所致血压偏高的作用。

营养需求人群:

血脂偏高者;
皮肤出现脂肪沉积者;
血压偏高、精神紧张、工作繁重、压力大者。

营养知识:

Ω-3脂肪酸,如二十碳五烯酸(eicosapentaenoic acid EPA)和二十二碳六烯酸(docosahexaenoic acid DHA),对人的生命功能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鱼油同时包含丰富的EPA和DHA等Ω-3脂肪酸。EPA、DHA 为脂肪合成酶的抑制剂,能够促进脂肪酸的氧化分解,抑制肝细胞甘油三脂酰基转移酶活性及甘油三酯的分泌,从而降低甘油三酯水平【1】。
磷脂酰胆碱(卵磷脂)主要存在于动植物细胞之中,是生物细胞膜的主要成分。卵磷脂的分子结构中含有亲水的磷酸脂基团和亲油的脂肪酸基团,因此,它可以使脂类物质与水结合在一起,起到乳化作用,减少脂肪沉积在血管壁上,对动脉健康有益。
高血压病存在钙代谢异常,使平滑肌张力和血管阻力增高,损伤血管,并参与血栓性并发症的发生发展【2】。
镁是一种人体必需的常量元素,具有促进骨骼生成、增强胰岛素敏感性、舒缓情绪等多种重要的生理学功能。
同时补充鱼油、大豆磷脂、钙、镁,对血压、血脂偏高人士,可协助调理血脂,舒缓精神紧张,解除血管痉挛,对辅助降低血压、血脂有良好的帮助。

国内外研究结果:

在饮食中适当地补充EPA、DHA 能降低高血脂病人的血脂水平,服用一定量的浓缩EPA、DHA(鱼油,2克/天) 能显著降低血脂含量【3】。研究人员用鱼油对65例高血脂症进行鱼油干预,受试者服用鱼油4周后就出现总胆固醇、甘油三酯的明显下降,表明鱼油对总胆固醇、甘油三酯有降低作用【4】。
福建省疾控中心研究不同剂量深海鱼油对摄取高脂饲料大鼠血脂的调节作用,结果显示深海鱼油可使血清甘油三酯值降低、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值升高。本研究说明国内深海鱼油具有一定的调节血脂作用【5】。
磷脂酰胆碱(卵磷脂)具有优良的油水亲和性,能溶解血液中和血管壁上的脂溶性物质甘油三脂及胆固醇硬块,使之变成细小微粒,增加血液的流动性和渗透性,降低血液粘度,使其顺利通过细胞的新陈代谢排出体外,从而减少脂肪沉积在血管壁上造成动脉粥样硬化。磷脂富含的多不饱和脂肪酸可以阻断小肠对胆固醇的吸收,促进胆固醇排泄。同时磷脂也是高密度脂蛋白的主要成分,在胆固醇运送、分解、排泄过程中起着“清道夫”的作用。
沈阳军区总医院使用大豆磷脂对70例伴有血脂高的脑梗死志愿者进行营养干预,结果显示大豆磷脂可辅助降低伴发血脂升高的脑梗死受试者血脂水平,并对急性期脑梗死可能有一定的有益作用【6】。
河南省疾控中心研究不同剂量的大豆卵磷脂对大鼠调节血脂的作用,并在试验结束后查血脂相关指标。结果显示大豆卵磷脂能使大鼠血清中胆固醇、甘油三酯明显降低,表明大豆卵磷脂对大鼠具有降血脂作用【7】。
血清钙浓度与血压相关,钙离子是心肌与血管平滑肌收缩过程中关键元素,可直接或间接参与血压的调节。当血清钙降低时,细胞内游离钙浓度升高,通过一系列酶链反应,使血管平滑肌收缩,血压升高。
另一方面,在高血压时细胞膜可能对钙的通透性增高或使钙转运能力降低,使得细胞内游离钙增高,血清钙的浓度更加降低,形成恶性循环,致血压居高不下。研究发现每天摄入钙量<300mg者高血压的发病率是每日摄入钙>1200mg者的2~3倍,临床试验也证实了膳食钙从每天1000mg提高到2000mg时,血压可明显下降【8】。
在一项研究中,对住院的原发性高血压病患者和81例健康人分别进行血清钙、镁的测定,并作对比分析,结果表明,原发性高血压病患者常量元素钙、镁较健康人有明显下降,钙、镁比例下降,由此可见,对于高血压病患者适当补充钙、镁是必要的,有一定的临床意义【9】。
河北省老年医院对糖尿病合并高血压志愿者应用钙剂降压干预进行了观察。通过一系列检测发现,糖尿病合并高血压者血清钙明显低于糖尿病血压正常者,糖尿病合并高血压者服钙后可出现明显的平均动脉压下降、血清钙升高、尿钙排出减少。表明糖尿病合并高血压时更容易存在钙代谢的异常,补充钙剂能起到一定的降低血压的作用【10】。
基础研究资料显示,镁是心血管的保护伞,能够扩张血管,使血压保持稳定;镁还能参与心肌的收缩过程,当心肌中镁含量降低时可引起心肌坏死;此外,镁也能降低动脉粥样硬化发生的风险【11】。
为了探究镁对心血管的保护作用,全世界科学家开展了大量的人群试验研究,上海的研究人员收集整理了国际上关于镁对心血管健康影响的19项人群试验资料,并对这些试验结果进行了一项meta分析(对具备特定条件的、同课题的诸多研究结果进行综合分析),结果发现,血清镁含量越低则发生心血管问题的风险越高,而膳食中镁的摄入量增加能够降低心血管问题的发生几率【12】。

参考文献:

  • 1.Nestel P J. Effect of n-3 fat ty acids on lipid metabolism. Annu Rev Nut r, 1990, 10: 149.
  • 2.Sakhaee K,Maalouf NM. Dietary calcium, obesity and hypertension: the end of the road. J Clin Endocrinol Metab, 2005, 90: 4411-4413.
  • 3.刘景铎,等.鱼油在疾病防治中的应用.人民军医,2006,49(5):296-298.
  • 4.房振英,等.鱼油治疗高脂血症疗效观察.综合临床医学,11(3):156-159.
  • 5.张荣标,等.深海鱼油对大鼠血脂水平影响的研究.实用预防医学,2004,11(5):944-945.
  • 6.孟冬娅,胡晓芳,郭大文等.大豆磷脂对脑梗死患者血脂的治疗作用研究. 辽宁中医杂志.2006,29(6):342-343.
  • 7.陈东方,王海玉,李立等.大豆卵磷脂对大鼠调节血脂作用的实验研究. 河南预防医学杂志.2010,21(2):140-141.
  • 8.Bucher HC, Cook RJ, Guyatt GH, et al. Effects o f dietary calcium supplementation on blood pressure: a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JAMA, 1996, 275 ( 13) : 1016-1022.
  • 9.王奕晖. 原发性高血压病与血清钙、镁关系的探讨.广东微量元素科学.1998,5(10):38-40.
  • 10.卢素芳,王静,宋宵. 糖尿病合并高血压者补充钙剂疗效观察. 河北医学. 2007, 29(10):1069-1070.
  • 11.吴茂江,镁与人体健康. 微量元素与健康研究.2006.3.23:65-68.
  • 12.Xinhua Qu, Fangchun Jin, Yongqiang Hao, et al.,Magnesium and the Risk of Cardiovascular Events: A Meta-Analysis of Prospective Cohort Studies. PLoS One. 2013,8(3):e57720.
改善骨质疏松:钙+维生素D+蛋白质+维生素C

主要作用:

骨质疏松、钙质补充、强健骨骼

营养需求人群:

骨质流失严重、经常腰背酸痛者;
牙齿松动、怕硬食和酸冷食者;
长期室内工作、运动量少者、上夜班或得不到阳光充分照射者;
不喜欢食用牛奶及奶制品者;

营养知识:

骨主要由有机质和无机质组成。有机质主要是骨胶原纤维束和粘多糖蛋白等,无机质主要是碱性磷酸钙,使骨坚硬挺实。
钙是骨骼的主要成分之一,在体内平衡机制的调节下,钙不断地从骨骼中被动员,又不断地沉积到骨骼。充足的钙摄入可减缓骨钙的丢失,改善骨矿化。
维生素D又名抗佝偻病维生素,是一种具有促进骨密度、缓解肌肉酸痛、促进儿童体格发育、以及缓解更年期问题等多种生物学功能的脂溶性维生素。
蛋白质是骨有机质合成的重要原料, 长期蛋白质摄入缺乏, 可引起骨基质合成不足, 骨形成减少, 导致骨质疏松的发生。
维生素C 作为一种重要的还原剂,在骨盐代谢及骨质生成中具有重要作用。它能增加钙盐的沉积,刺激骨细胞矿化结节的形成;同时又是胶原合成的原料,参与脯氨酸羟化以合成胶原【1】。
因此,通过联合补充钙、维生素D、蛋白质、维生素C,通过钙吸收的增加、骨基质的修复,全面呵护骨骼的有机质和无机质,对骨骼健康较单纯补钙更有利。

国内外研究结果:

钙是人体内重要的、含量最多的矿物元素,其中99%存在于骨骼和牙齿之中,用于维持人体骨骼的物理强度,而且与循环中可溶性钙保持动态平衡。随着尿钙和消化液中钙的丢失,人体需要不断补充足量的钙,以减少骨骼中钙的动员,否则骨中钙丢失的增加会引起骨量减少,有引起骨折的可能。
为探讨碳酸钙和生物钙对废用性骨质疏松大鼠骨密度的影响,指导人们正确合理的补钙,为骨质疏松的防治提供依据,新乡医学院用大鼠建立骨质疏松动物模型,使用普通饲料和加钙饲料分别进行营养干预,结果提示补钙对骨质疏松有一定的保健作用,碳酸钙、生物钙的补钙效果没有明显差别,建议选择更为经济实惠的碳酸钙进行补充【2】。
中国药科大学研究了碳酸钙和生物碳酸钙对大鼠骨质疏松症的影响,实验证明,碳酸钙和生物碳酸钙均可明显改善去卵巢大鼠的骨生物力学性能,可能有防治去卵巢诱导的大鼠骨质疏松【3】。
由于维生素D能够促进钙的吸收和利用,希腊科学家对钙(1200mg/d)与VD(300IU/d单位/天)联合补充和单独补钙(1200mg/d)效果进行了对比,结果显示,同时补充钙和维生素D能够增强绝经后女性的骨盆、脊柱和总骨质密度【4】,并且联合补充钙和维生素D对绝经后妇女骨骼健康的促进效果要显著强于单独补钙的效果。
随着年龄的增长,中老年机体对钙的吸收减弱,骨质大量丢失,也极易发生骨质疏松等骨骼方面问题【5】,因此在中老年阶段,减少骨质疏松的发生风险至关重要。英国科学家给尚未患骨质疏松的老年女性志愿者,连续两年联合补充钙(1000mg/d)和维生素D(400IU/d),发现志愿者骨密度在补钙后大大提高【6】。
骨质疏松最为常见的后果是发生脆性骨折,为了解补钙与老年人骨折风险的关系,澳大利亚的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随机对照双盲试验,连续5年给予老年人补充钙剂(1200mg/d)和维生素D(1000IU/d),试验结果显示:与同龄段未补钙人群相比,联合补钙和维生素D后老年人的骨折发生率明显减少【7】。
当饮食中的蛋白质数量从缺乏增加到适宜水平时,钙的吸收,肌肉的强度和质量能随之增加。摄入蛋白质不足会引起不适当的蛋白质代谢,可导致骨微结构的不利变化,从而降低骨强度。这些都表明足够的蛋白质摄入对骨骼健康有益【8】。
有学者提出适量的牛奶和其他富含蛋白质食物,能够更好蓄积老年人的骨量,尤其是老年男性【9】。通过横向和纵向对1077位平均年龄在75岁的妇女进行调查,发现每日饮食中的蛋白质含量与骨密度正相关【10】。
国民健康与营养调查数据显示,每天摄入蛋白质小于46g,即使摄入大量的钙(1200mg/d),与低钙摄入(钙摄入小于400mg,蛋白质摄入46g/d到70g/d)的妇女相比,骨折的风险更高。但是每日摄入蛋白质大于70g/d的妇女,钙总摄入量每天也在1200mg以上,发生骨折的风险就明显的降低,因此调查者认为在绝经后妇女中,适量的钙只有与适量的蛋白质一起摄入才是降低骨折风险的关键【11】。
维生素C在骨骼健康方面具有以下几点作用:1.减少骨吸收,从而对骨质量有保护作用;2.促进成骨细胞生长,增加机体对钙的吸收;3.是骨基质主要成分胶原蛋白合成必不可少的辅助因子。因此,维生素C可能有助于加强骨质量,减少骨折风险【12】。骨质疏松是髋部发生骨折的主要影响因素,一项为时17年的调查研究进一步证明,维生素C对髋部骨折具有保护作用【8】。绝经后,由于雌激素的迅速降低,更容易发生骨质疏松。研究人员发现,去卵巢大鼠骨密度显著下降,而补充维生素C能有效地在可控制水平上恢复骨密度【13】。研究认为。卵巢切除能诱导骨和血浆中的氧化应激,氧化应激与骨密度下降有关联,维生素C作为抗氧化剂能减少氧化应激反应【14】。
在正常人群的调查中,绝经前期且从未使用过雌激素的妇女,在增加维生素C每日摄入量长达10年以上时拥有较高的骨密度;而那些较年长的绝经后期妇女和服用过雌激素的妇女,尽管经常食入含丰富维生素C饮食其骨密度增加亦不明显【15】。此研究表明,尽早补充维生素C,对骨密度有利。

参考文献:

  • 1.匡红艳.铅和维生素C对儿童骨发育影响研究进展.长江大学学报(自然版)医学卷,2007,4(4):414-418.
  • 2.张永喜,等.碳酸钙和生物钙对大鼠废用性骨质疏松症的作用.新乡医学院学报,1999,16(4):306-307.
  • 3.邵卿,等.生物碳酸钙对去卵巢大鼠骨质疏松症模型的影响.药学进展,2007,31(2):74-78.
  • 4.Moschonis G1, Manios Y, Skeletal site-dependent response of bone mineral density and quantitative ultrasound parameters following a 12-month dietary intervention using dairy products fortified with calcium and vitamin D: the Postmenopausal Health Study. Br J Nutr.   2006,96(6):1140-8.
  • 5.Heaney RP, Gallagher JC, Johnston CC,et al., Calcium nutrition and bone health in the elderly. Am J Clin Nutr. 1982,36(5):986-1013.
  • 6.Bolton-Smith C, McMurdo ME, Paterson CR, Two-year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vitamin K1 (phylloquinone) and vitamin D3 plus calcium on the bonehealth of older women. J Bone Miner Res. 2007 Apr;22(4):509-19.
  • 7.Zhu K, Devine A, Dick IM, Effects  of  calcium and vitamin D supplementation on hip bone mineral density and calcium-related analytes inelderly ambulatory Australian women: a five-year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 Clin Endocrinol Metab. 2008 ,93(3):743-9.
  • 8.玉婵.营养与骨质疏松.国际病理科学与临床杂志.2013,33(2):170-174.
  • 9.Tucker KL. Osteoporosis prevention and nutrition [J]. Curr.Osteoporos Rep, 2009, 7(4):111-117.
  • 10.Devine A, Dick M, Is lam AF et al. Protein consumption is an important predictor of lower limb bonemass in elderly women [J] . Am Clin Nutr,2005, 81(6):1423- 1488.
  • 11.Yuna Zhong, M.D., M.S.P.H., Catherin e A.Association of total calcium and dietary protein intakes with fracture risk in postmenopausal women: The 1999–2002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 (NHANES) [J].Nutrition, 2009,25(6): 647-654.
  • 12.Sahni S, Hannan MT, Gagnon D, et al. Protective effect of total and supplemental
    vitamin C intake on the risk of hip fracture-A 17-year follow-up from the Framingham Osteoporosis Study[J]. Osteoporos Int, 2009, 20(11): 1853-1861.
  • 13.Arslan A, Orkun S, Aydin G, et al. Effects of ovariectomy and ascorbic acid supplement onoxidative stress parameters and bone mineraldensity in rats[J]. Libyan J Med, 2011[Epub ahead of print].
  • 14.Basu S, Michaelsson K, Olofsson H,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oxidative stress and bone mineral density[J].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2001, 288(1): 275-279.
  • 15.Merrifield BF, Wagh MS , Thompson CC.Peroral transgastric organ resection: a feasibility study in pigs [J] .Gastrointest Endosc,2006, 63(4):693-697.